• 网站首页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性感美女
  • 美伊事件
  • 中国疫情
  • NBA
  • 娱乐新闻
  • 泰国风情
  • 黑客技术
  • 戈贝尔是很愚蠢但特朗普也干了NBA和美国的沦陷

    发布时间: 2020-03-15 08:02首页:主页 > 中国疫情 > 阅读()

      七天前,勒布朗-詹姆斯在斯台普斯中心更衣室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层层包围。

      “让我们在没球迷的情况下打比赛?不,不可能。如果看台上没球迷,我是不会出场的。”他说。

      那时候,勒布朗正在努力跟湖人球迷打好关系,不断表达出自己将在这赛季为他们奉献最巅峰演出的态度,彻底扭转了上赛季他遭受的恶评。

      都说勒布朗是如今NBA最有头脑的球员,也是能代表所有球员发声的“良心”。但没想到在新冠疫情面前,精明如他也判断失误了。在大部分美国人以为这疫情“不过跟季节性流感差不多”的时候,勒布朗显然也被蒙蔽了过去,借由NBA的政策讨好本地球迷,他挑错了时候。

      短短一周时间,NBA甚至还没来得及真正开始空场比赛,就已经出现了两名确诊球员,整个赛季以及与联盟相关的所有人,都陷入了悬而未决的状态。

      没有及时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,绝不是勒布朗一个人的问题(在了解足够信息之后,起码他很快改口了)。

      第一个中招的戈贝尔更是可以代表无数人的典型:根本不把疫情放在心上,球队已经明确要求减少身体接触,还去乱摸队友的东西、甚至故意触摸所有记者的话筒。这让他的确诊成了可悲的笑料。

      据报道,爵士内部对戈贝尔非常气愤,尤其是第二个被确诊的米切尔,沃纳罗斯基就爆料称,接下来他们俩个可得好好解决矛盾,戈贝尔需要给队友一个说法。

      被隔离后的戈贝尔在公众的嘲笑中发布了道歉声明,而萧华也表示,联盟不会处罚戈贝尔,但也希望他能帮忙做一次公益宣传(已经捐了50万美金),“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停赛期在社交媒体的平台上帮助人们应对疫情。”他说。

      在大洋彼岸已经提前美国两个月经历疫情暴发的中国球迷看到NBA的经历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:留给美国的准备时间已经那么多了,他们都在做什么?这一病毒最危险的传播渠道就是人群聚集和表面接触,NBA不痛不痒的政策还让每晚2万人挤在球馆里看比赛不是聊胜于无么?

      虽然1月下旬美国就出现了确诊病例,但在那之后,不管是明星还是普通人,都没有基本的防范心理。在疫情相对容易控制的初期,美国一直没有进行大范围测试。

      妨碍美国医学实验室手脚的原因,也跟他们的自有国情相关。不管是联邦政府还是州际政府,行政权力都被层层监管制衡,所谓的“Red Tape(繁文缛节)”也随处可见。

      而这很多监管的目的之一,就是保护民众隐私。任何商业和学术机构想获取测试样本,都要走复杂的行政程序得到授权,而且各地法律不同,速度也不同。

      虽然斯诺登早已经在《永久记录》一书中详细描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所有民众的大规模监控手段,包括可以获得任何参与计划公司(从谷歌到脸书、从AT&T到Verizon无所不包)所服务用户的电子邮件、视频、语音、照片、交谈内容、文档传输等所有数据的“棱镜计划”;以及在互联网基础建设(从主要的互联网电缆、交换机到海底管线隧道)进行流量拦截和监控的“上游收集计划”。

      即便“隐私”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成了一个相对的含义(比如狭义上,你在自己家里的行为属于隐私;但在广义上,你的所有数字踪迹都已经被卖),但在美国宪法中,保护公民私产的条文还是不可撼动的(只不过彻底过时跟不上科技发展的脚步了)。

      而在疫情面前,美国政府不会公开动用国安局那些“铁锤”级的监控手段控制民众,意大利试图强制人们禁足就受到了反效果。

      是否应该公布感染发生的地点,是否应该公开病例情况,是否能要求感染者提供出行信息,都在社会和政府各层次进行反复辩论。于是,信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被捂在小圈子里,没有流向广大民众的渠道,与四十年前艾滋病在美国的暴发可谓殊途同归。

      行政问题直接影响了医疗效率,美国在疫情初期的检测能力低得惊人。在戈贝尔确诊当夜,爵士上下一共进行了58次检测,而当时整个俄克拉荷马州政府(不包括私人实验室)的测试能力极低,每天只能测试约100个人,这也是雷霆当晚没能接受测试的原因。

      不少人都在社交网络上表达了愤怒,一位网友质问道:“我真的真的非常想谁来解释一下,爵士是怎样在几小时之内拿到58份测试剂的。”

      这条推特被转发近5万次,有网友讽刺道:“大约这个病毒只感染富人,不然怎么接受测试的都是富人呢?”

      戈贝尔确诊让整个NBA一下清醒过来,但当时美国政府仍然没有及时反应,特朗普在推特上谩骂未来大选的主要竞争对手拜登和前总统奥巴马,迈阿密地方官员还宣布学校不会停课,这让韦德非常生气地转发反对(第二天还是停课了)。

      一直到本周末,特朗普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并将立刻采取措施加快检测速度。而各州级政府也为议员下了最后通牒,要他们在最快时间内拿出应对政策,缓解医疗资源紧张,把“程序正义”放到一边。

      在NBA的“麻痹期”,萧华主持了很多次董事会,与所有老板商讨应对措施。但始终没有个手段强硬的方案出现,也是因为当时老板仍然心存侥幸,还想继续赚钱,所以连空场比赛的决策都用了那么久。

      据媒体爆料,尼克斯、火箭和步行者的老板当时甚至都不想空场比赛,觉得联盟完全可以等到政府下强制命令之后再说。换句话说,在政府“一刀切”之前,他们能赚一天是一天。

      在戈贝尔没确诊的时候,奇才老板还发声明称,虽然华盛顿当局已经建议取消任何有大量民众聚集的活动,但他们不打算遵守这一建议。“按目前NBA和NHL的意见,我们的比赛都会继续进行,也会向球迷开放。”

      火箭老板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希望大家别慌张,没必要。这只是我的看法而已。”

      还有一位参与了NBA董事会的匿名高层说:“对于有多少球队对疫情毫无概念,我感到十分震惊。有些球队所在的市场没有出现社区疫情,就觉得这件事根本不值得大肆讨论。”

      这些人都是美国最顶层1%的群体,对他们来说,隔岸观火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可能殃及池鱼的那天。况且,不管是精英还是底层,政治立场保守的美国人本就对中国充满敌意,在他们非黑即白的政治观念中,中国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,那里的疫情与他们无关,就算传过来,也不可能像中国那样严重。

      前几天,纽约州长安德鲁-库默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民众减少出门和聚集,还说如果一定要搭乘地铁,“请挑较空的车厢”。

      这一建议令人啼笑皆非,就好像库默州长从来没有乘坐过一线城市的地铁。深夜秀主持人特雷弗-诺亚也讽刺道:“如果纽约地铁真的有空车厢,那一定也是因为上面有比冠状病毒更可怕的东西。”

      更搞笑的是,库默州长随后在发布会上推广由本州生产的、免费为民众提供的手部消毒剂,还做了完全错误的使用示范——在展示消毒剂清新香味的时候,他把手放到了身边官员的鼻子底下让对方闻。

      而在周末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,特朗普也大剌剌与多名官员和巨头公司CEO们直接握手,还手摸和共享麦克风(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曾与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共处一室,特朗普也接受了检测,当然一开始特朗普是拒绝的,还曾对公众说没什么大不了的)。

      这样看来,戈贝尔的作死行为肯定不是孤例,勒布朗此前拒绝比赛更不能怪他不顾大局,他们其实都是不同程度的受害者。

      NBA现在能做的只有止损,保证球员的安全,并尽量接济与NBA相关的临时工。但NBA毕竟只是一家企业,在威胁巨大的疫情面前,仍然是无力的。

      3月12日,当联盟宣布取消雷霆对爵士比赛,现场球迷都发出了不满的嘘声。在雷霆播音员不断重复“我们都很安全”的指挥下,他们不情不愿地排队离开了球馆,抱怨浪费了大好的晚间消遣安排。
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  广告
    广告

    网站首页 - 国内 - 国际 - 性感美女 - 美伊事件 - 中国疫情 - NBA - 娱乐新闻 - 泰国风情 - 黑客技术

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:红宝石otc_88otc.cn 官方微信:红宝石otc_88otc.cn 服务热线:红宝石otc_88otc.cn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0 红宝石otc_88otc.cn 版权所有